wwwa0000.com_wwwa0000.com_【登入口】

社友网

2019-12-07 03:06:50

字体:标准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利用“极限词”敲诈勒索近万家网店#标题分割#  近日,南湖法院公开视频宣判一起涉网络恶势力犯罪案件,被告人陶某等3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四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至6万元。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同时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厉。  嘉兴的陶先生很清楚这一点,但还是在去年上半年网店的一次宣传活动中,不慎用上了“精选”的字眼。当即有买家下了订单又迅速申请退款,并投诉陶先生使用了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门举报,但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  想到后果严重,陶先生赶紧加了QQ进行联系,对方开口就是2000元“封口费”,抱着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的心态,陶先生经讨价还价付了800元。后来想想这是遇到了职业敲诈勒索,遂报案。  经过调查,一个敲诈勒索团伙浮出水面。该团伙共3人,陶某、吴某某和刘某某,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,3人分工合作,专门搜索“极限词”对淘宝网店进行敲诈勒索。  陶某曾是此类敲诈勒索的受害者,但在2017年“中招”后,转而向对方学习如何作案。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把新习得的“生财之道”说与同事吴某某,两人一拍即合,便共同在淘宝上搜索商品描述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已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PS图片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添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聊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。部分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罚,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每日结算后两人均分。  2018年4月,陶某为扩大“业务”,邀刘某某加入,负责寻找更多带有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并按一定比例将每日所得钱款分给刘某某。  至此,以陶某为纠集者,吴某某、刘某某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形成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近万家淘宝店铺实施敲诈勒索,其中成功敲诈400余家淘宝店铺,滋扰、破坏商家正常的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  经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16余万元。  南湖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陶某等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敲诈勒索他人财物,且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根据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等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责任编辑:wwwa0000.com_wwwa0000.com_【登入口】社友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
百站百胜: 交通运输部:危险货物运输车辆禁止挂靠经营 高通3DSonicMax指纹识别详解:两指识别安全性更高 进口车市场整体遇冷平行进口车逆势增长 夏乐:欧洲负利率已快到极点欧元未来会稳定升值 北京首个外资金融发展政策出炉提供住房保障等服务 消费税法今起征求意见:白酒税率不变征收环节后移 3名90后夜驾跑车在市区飙车涉危险驾驶罪被刑拘 家装有必要换马桶盖吗?浅析智能马桶盖现状及趋势 澳洲联储年内收关决议来袭,降息概率渺茫? 中国黄金集团董事长宋鑫调任中节能集团董事长 对接银企“高速路”缓解企业融资难放贷也“抢单” 施工区地陷致3人失联广州地铁致歉 被曝家族资产超200亿的海南高院女副院长被免职 产品单一依赖外购斯达股份过会难掩隐忧 孙宏斌:未来文旅分拆上市是一个选项 张家口:立足资源优势产业基础构建冰雪发展全产业链 郭树清:要夯实资本市场基础支持直接融资发展 从学者到网红首席经济学家的“盛世嘉年华” 叙总统再次质疑巴格达迪之死%本身就是 非农数据为何如此重要?做交易的你不妨看看这篇 阿里巴巴重返港股成为市值最大公司 11月净利增20倍!一大波券商业绩牛了 荣耀V30PRO跑分正式公布综合性能426862分 四款理财三雷连爆康力电梯超亿资金风险敞露 美股迎来一年中最好的月份但这一风险不得不防 11月北京新建商品房量跌价稳高端盘成交额环比增9成 广西多举措推进养老保险基金自治区级统收统支 戴勒姆全球裁员万人!本周三家德企宣布成本控制措施 京郊滑雪场开启夜经济模式依然受安全和照明等限制 浙江卫视道歉:对不起我们没能守护住最好的以翔 方正集团:积极引入大型央企战投并未接触华发集团 印度首次夜间试射烈火3导弹却因零部件缺陷失败 沪指绕2900点震荡近俩月78家基金公司减仓54家加仓 北约庆祝70周年会上各国吵翻天普京抛出一句暗讽 无业暴徒向港警吐口水被判刑法官:肮脏污秽卑鄙 11月猪肉价格三周环比连降分析称通胀水平总体可控 即将牵手大型央企?方正:尚未定合作方及交易方案 快讯:有色钴概念活跃寒锐钴业、恒立实业涨近5% 俄军官:已部署150个“雅尔斯”洲际导弹难以拦截 “中国间谍”剧情反转媒体:蹩脚谎言为何有人信 江苏一派出所所长工作时昏倒1个月后去世 国行Switch售价2099任天堂这次能打通中国这关吗? 苹果注册全新耳机专利内置气压传感器 清华博士生导师:95后主从世界已经逆转了 正邦科技:11月生猪销售收入10.44亿环比下降10.87% 石伟晶获金麒麟新锐分析师传媒行业第四名(投资观点) 杭州一中学公示新老师:33位清北毕业全是硕博学历 OPEC+势将讨论减产协议履约问题俄罗斯寻求改变规则 英国货车惨案司机承认参与协助偷渡面临43项指控 投顾业务发展新契机平安证券探索券商版 四川宜宾农民工被欠薪职能部门再忙也要闻风而动 郭树清:坚决打击各种非法集资活动继续拆解影子银行 港证监:宽免2020-21年度牌照年费财政将减少逾1亿 员工旷工被解雇一审获赔9.8万:公司未告知工会违法 红星新闻刊文:华为为什么要道歉? 新规划勾勒新能源车15年图景氢燃料技术锁定为重点 访国家能源局局长:建立长效机制解决人民用能问题 李国庆离婚案后首度表态:以后再结婚要找傻白甜 茅台公益活动贵州大曲·点滴有爱昨启动李保芳站台 美联储褐皮书称经济缓和扩张制造业有些许向好迹象 即将牵手大型央企?方正:尚未定合作方及交易方案 中视协演员工作委员会声明:拒绝过度疲劳工作 欧盟委员会新任主席:对抗气候变迁片刻不容浪费 高通连发两款5G芯片小米、OPPO借势追赶5G量产潮 第三轮中国-欧盟工商领袖和前高官对话在京举行 印度如何维持与美俄关系我军专家:继续脚踩两只船 猪肉价格开始走低春节能吃上便宜猪肉吗? 50年黄金图表启示:2020年看涨至1725美元 负利率冲击波:全球银行业裁员逾7万人86%来自欧洲 10点官宣!红米品牌全球代言人携红米K30一同亮相 刘振芳担任国家铁路局局长 潘向东:对明年二季度猪肉价格现拐点画问号 杜一帆获金麒麟新锐分析师零售行业第二名(投资观点) 台军拍微电影影射韩国瑜是“匪谍”韩气愤回怼 邬博华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新能源第一名(附投资观点) 快讯:半导体概念股拉升联建光电涨停 感染HIV就是患艾滋了吗?这些常识每个人都要了解 小米瓶颈已现?一年内34次回购股票6次重大人事调整 商务部:中方将努力维护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运转 兴业证券:粤海投资予审慎增持评级目标价18.55港元 全国携号转网忧竞争中国联通再跌逾2%主动沽盘68% 姐妹为父追凶25年嫌犯11年前重上户口洗白身份 山西市场监管部门查处“天脊”化肥等违法广告案例 治刷单、薅羊毛、杀猪盘不能放过“卡贩子” 从巴菲特到王思聪:凡有热点处皆有孙宇晨 毛振华:全球贸易格局或永远都回不到2008年前的样子 招行回应员工涉“钱端”案:以公安机关正式公告为准 第8名!贵州茅台前副总经理王崇琳涉嫌受贿被逮捕 新世纪“皇帝的新衣”? 九年稳健增长新力控股“品质+服务”组合效应凸显 金融壹账通定价策略保守第三方收入占比逐年提升 俄媒:俄土可能签署S-400防空导弹系统新合同 北京地区菜价小幅上涨白菜也跟着涨价了 破净与破发的A股纠葛:机构寻新中枢外资乍现差异 中国为什么要发这么多卫星?答案没有出乎意料 外媒记者揭香港暴徒丑恶面频遭死亡威胁 IPO存在“大跃进”吗?这家大投行掌门人这么说 饶毅举报三科学家论文造假?还曾这样评价屠呦呦 70年来美国首次实现单月原油及石油产品净出口 天风证券文浩:2019年手游行业规模和营收增速回暖 李庚、霜凝(唐双宁)双人展将于12月8日对公众开放 高以翔节目最后画面曝光大张伟曾言真人秀毁艺人 广发罗立波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高端制造第一买3主线 加拿大等国领导人回应“涉特朗普”视频:没嘲笑他 二战后最大艺术品遭窃案?德国“无价珠宝”被盗 网银在线:2017年有外部商户违规交易已关停清退 轻食餐厅受追捧营养专家提醒长期食用谨防营养不良 “中国威胁”首次写入北约声明白宫背后这样运作 谷歌创始人退位! 大股东增持宜少兜底式喊话多真金白银投入 誉衡药业14亿卖子公司缓解债务压力华润三九接盘 我看好的不是房地产而是商业地产+物业 周延礼:应审时度势优化保险资管配置结构 阿里巴巴重返港股成为市值最大公司 九寨沟景区宣布对散客开放单日最大限流2万人 ST安通: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股份被轮候冻结 为什么这些国家着急运回黄金储备?因“盟友不可靠” 纯碱供需及进出口概况 本周4只新股申购:但打新人数降了300万打还是不打? 李国庆夫妇离婚案开庭李国庆:诉求是平分当当股权 陆奇30年的被动人生:58岁上战场自立门户后仍面挑战 邓鸿谈与融创合作:融创有资金有团队自己能聚焦项目 里昂:蒙牛乳业重申买入评级目标价36.6港元 移动支付下半场硝烟再起巨头围猎跨境支付等新领域 *ST中捷控制权再生变数“缝纫机第一股”保壳倒计时 北约庆祝70周年会上各国吵翻天普京抛出一句暗讽 海南将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并征收生活垃圾处理费 银川:建立快速止付机制应对电信网络诈骗 手机收入下跌储备亿现金小米过渡期 正邦科技子公司违法遭处罚未如实记录安全教育情况 落实四中全会城市治理要求粤浙等突出中心城市引领 国盛策略:MSCI扩容生效北上流入有何变化? 短期借款逾期金额近6亿天夏智慧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中国神华起伏录供给侧改革之后 引入四家投资者放弃控股权长安汽车新能源后知后觉 任正非:没有谷歌华为手机仍能做到世界第一但需时间 美国生育率连续四年下降去年创历史新低 土地供应亮起红灯深圳土地“腾挪术”将迎来考验 意大利或遭恐袭?警方提醒这些地点遇袭风险高 新光光电:前三季度“增收不增利”是市场误读 谷歌掌舵人易位股价涨近2%投资者为何看好皮查伊? 长按电源键强制关机会不会对电脑造成伤害? 相互宝1亿成员1年救助1万人超半成员计划买商业保险 湖南衡阳“棺材霸”案一审宣判:最高被判3年半 触目惊心!Uber报告2018年共有3000多起性侵犯指控 国泰君安国际:枫叶教育建议谨慎关注可以逢低建仓 美国男子偷车被捕弟弟开被偷车保释他也被捕 科技股今日集体爆发3只券商科技金股涨幅均超10% 一艘中国渔船在日本海域沉没中领馆:仍在搜救 美国三季度GDP上修超预期,耐用品订单超预期 半数英国人数学仅小学水平每周损失35亿元 飞3个半月的直升机刚坠毁巴拉圭又获台湾捐赠3台 北京今冬初雪准时登场多部门积极应对降雪影响 力高集团涨逾2%发行2.5亿美元优先票据 前11月房企海外债达650亿同比增5成拿地数量创新高 王双明:煤炭完全可以变成一种绿色低碳的能源 新专利显示AppleWatch未来有助于治疗帕金森氏病 脸书向反垄断机构发声:别把数据看作石油一样的商品 这只债基深度“踩雷”信威债单日暴跌8% 没有朋友只有利益美国盟友接连被美敲诈 马克龙批土耳其对叙北军事行动引土方“回呛” 海南省东方市原市长邓敏被决定逮捕 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税收优惠政策明确 走进运10内部:上世纪大客机原来这么先进下马太可惜 美国遭暴风雪猛烈袭击民众:回不了家过感恩节了 蔡英文大力宣扬任内经济成绩国台办回应 已落地的开发性PPP项目近400个补上新型城镇化短腿 牧原股份:11月份商品猪销售均价30.30元/公斤 叙利亚政府军收复被占5年村庄(图) 消费税法公开征求意见:烟酒未加征消费税 特朗普及律师拒绝出席首场弹劾听证:不公平 甘肃一河因作坊排污变色当地启动污染事故紧急预案 任山西省委书记后楼阳生的首次调研 杭州失联女孩确认死亡失联当天手机通话近17小时 中国造船业实现高端技术突破船市三大指标领跑全球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:暂未联系饶毅本人 韩正高质量开展自贸试验区 浙商银行上市首日即告破发盘中最低价已击穿发行价 波司登回应高端羽绒服 中金:碧桂园服务予优于大市评级目标价至32.5港元 医药板块普跌石药集团跌7.5%中国再生医学跌4.47% 上周A股持续下跌基金仓位微降 广州恒大夺得中超第8冠或开启又一次垄断 秦泰获金麒麟新锐分析师宏观经济第四名(附投资观点) 格力电器降价:让利消费者规范市场 2019三亚·财经国际论坛将于12月6日至10日召开 白岩松评家暴:打老婆还能叫男人吗? 对话小红书创作者我的生活没有滤镜 特朗普针对朝鲜谈及“动用武力”朝总参谋长表态 18岁高校青年感染艾滋病疾控专家这样说 良品铺子首发过会:四年销量领先产品创新全面提速 苹果希望撤销蝴蝶键盘集体诉讼案遭法官驳回 大清洗即将开始,Twitter能召回多少非活跃用户? 汽车产业:“变道”与前行 机构:什么是社融的合理增速? *ST龙力公开致歉称正争取改善财务以恢复上市 圆明园马首的秘密被“揭穿”